• 公司章程未对股权转让进行规定应按公司法相关规定进行
  • 张朴诉亨得利公司等要求购买岗位风险股纠纷案
        【案情与审判】
       
        原告:张朴
        被告:成都亨得利钟表眼镜有限责任公司(简称亨得利公司)
        被告:陈晓鸥
     
        原告张朴诉称,张朴是亨得利公司的职工,2004年3月亨得利公司人事主管陈晓鸥离任,由张朴暂时接替了陈晓鸥的工作,并与陈晓鸿于同年3月25日完成了工作交接。同年4月27日,亨得利公司正式开会任命张朴为公司人事主管。按照亨得利公司股东代表大会通过的《股权设置和职工出资管理办法》的相关规定,张朴现已接任了亨得利公司人事主任的工作,按规定可以购买亨得利公司人事主任的岗位风险股,离任的陈晓鸥应当退出该岗位风险股,张朴多次向亨得利公司提出购买请求,亨得利公司均以陈晓鸥未退出股份为由拒绝张朴购买亨得利公司的该岗位风险股。故请求,判令张朴按亨得利公司2003年每股净资产为依据购买陈晓鸥持有的3万元亨得利公司的岗位风险股,亨得利公司对此承担配合办理的责任,由亨得利公司、陈晓鸥承担木案诉讼费用。
     
        被告亨得利公司辩称,亨得利公司已经通知陈晓鸥退出岗位风险股,但陈晓鸥不退出该岗位风险股,导致张朴不能购买陈晓鸥的岗位风险股,其责任在陈晓鸥,而亨得利公司没有责任。
     
        被告陈晓鸥辩称,陈晓鸥出资10万元购买了亨得利公司的股份,亨得利公司的公司章程未对股份转让作特别规定,股份转让应按《公司法》的规定办理,张朴不能通过司法强制方式强行购买陈晓鸥持有的亨得利公司的股份。
     
        成都市锦江区人民法院认为,成都亨得利钟表眼镜公司经有关行政部门批准,并按《公司法》、《亨得利公司章程》的规定,改制为亨得利公司,故亨得利公司的设立,符合法律规定。亨得利公司在设立时已就企业的注册资本及构成向工商部门提交了《亨得利公司章程》。亨得利公司的股东名册载明了陈晓鸥拥有亨得利公司的股份额为10万元,其中岗位风险股为3万元。根据《公司法》第72条的规定: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之间可以相互转让其全部或者部分股权;公司章程对股权转让另有规定的,从其规定《亨得利公司章程》中未讨亨得利公司股东转让股份作特别规定,故亨得利公司股东转让其股份应在股东自愿的基础上转让。张朴要求购买陈晓鸥持有的亨得利公司的风险股无法律依据,也无公司章程的特别规定另外,《改制方案》和《管理办法》规定岗位发生变化,岗位风险须按新岗位进行调整,因该内容并未在《亨得利公司章程》中载明,《改制方案》和《管理办法》关于岗位风险股的转让的有关规定是亨得利公司在改制时的内部规定,在公司改制结束后,亨得利公司的股东转让其股权应按《亨得利公司章程》中的说定办理。《亨得利公司章程》载明:股东之间可以相互转让其全部或部分出资,但股东人数必须保持在二人以上。故亨得利公司的股东转让其股份应在股东自愿的基础上办理,综上,张朴要求按亨得利公司2003年每股净资产为依据购买陈晓鸥持有的3万元亨得利公司的岗位风险股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成都市锦江区人民法院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2条第2款的规定,判决驳回原告张朴的诉讼请求。
     
        本案的争议焦点和审理难点主要在于公司关于股权转让的规定和公司章程不一致时,二者如何认定?
     
        我国公司法对有限责任公司的设立规定了较严格的条件,其中之一就是制定公司章程,公司章程必须记载事项有股东的出资方式、出资额和出资时间,股东的姓名或者名称。之所以如此规定,就是为了避免实践中产生各种争议和更好更决地解决纠纷。亨得利公司依据法律的观定制定了公司章程,载明:公司由26名股东共同组成,公司注册资本750万元,其中陈晓鸥的股份为29万元,占公司注册资本的3.87%;股东之间可以相互转让其全部或部分出资,但股东人数必须保持在几人以上;经股东同意转让的出资,在同等条件下其他股东对该出资有优先购买权。股东依法转让其出资后,由公司将受让人的姓名或者名称、住所以及受让的出资额记载于股东名册。亨利公司并在此基础上制定了股东名册,载明陈晓鸥拥有亨得利公司的股份额为10万元,其中岗位风险股为3万元,因此,亨利公司对股权转让做出的公司章程、股东名册符合法律规定《公司法》第72条规定: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之间可以相互转让其全部或者部分股权;公司章程对股权转让另有规定的,从其规定。
     
        综上,我们可知有限责任公司的股权转让是应先依照公司章程的规定办理,公司章程未作规定时,依照《公司法》第72条的规定。本案中,亨得利公司制定的《改制方案》、《管理办法》并未在《亨得利公司章程》中载明,故本案中陈晓鸥的股权不能依照《改制方案》、《管理办法》的规定强制转让,只能依据《亨得利公司章程》和《公司法》的规定,在陈晓鸥自愿的基础上才能转让。原告张朴依据《改制方案》、《管理办法》规定要求例令其按亨得利公司2003年每股净资产为依据购买陈晓鸥持有的3万元亨得利公司的岗位风险股的诉讼请求不能得到支持。
     
        (摘自《中国最新公司法典型案例评析》,法律出版社2007年12月第1版,怀效锋主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