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间借贷立法或将分流业务
  • 来源:法制日报 记者:陈 城 张 聪
        典当行危机中洗牌
     
      新年的喜庆还没来得及享受,北京某工地的承包商王维一却陷入了麻烦。由于房地产行业不景气,工程款屡屡拖延,王维一接手的几个项目资金周转出现了困难。小窟窿难倒英雄汉,王维一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王维一首先想到了“打官司”,但上法院走程序“远水解不了近渴”,工程款一时难以讨回;而跑到银行贷款,一大堆繁琐的审批手续让他犯晕,况且“很难贷到款”。这时候,朋友的建议让王维一看到了希望,他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揣着身份证和房产证走进了京城一家知名典当行。
     
      在向房产评估师介绍了自己的别墅所在地址、面积以及相关事项后,典当行立即根据产物周围的具体环境和条件对房子进行市场估算,出乎意料的快,王维一的房子估价在335万元左右,典当行最终确定为王维一放款200万元。三天后,完成房屋公证与抵押手续的王维一拿到了资金,他笑着对记者说:“搞了这么多年工程,真不知道典当行有这‘神通’,这回真为我‘救火’了。”
     
      中小企业喜好的“融资快餐”
     
      与王维一有类似遭遇的中小企业主和个体工商户还有很多。在金融危机席卷全球的背景下,“中小企业融资难”成为一个大问题。典当行业凭借其短、快的优势成为融资市场的一个新亮点,触角可达银行金融机构“不能到达”之处。
     
      据了解,典当期限由双方约定,一次典当最长以6个月为限。目前汽车、房产、有价证券等高额物品已成为典当行业的主流,并占据了整个典当市场营业额的80%以上,其中房地产典当居多。此外,随着近年来价格的上涨,黄金、古玩、宝石等民品也成为典当热点。
     
      手续的便捷为典当增加了竞争的筹码。因典当解燃眉之急的王维一算了一笔账:他提供了房产证、身份证等证明,从看房、评估、签约、登记到放款,一整套流程下来只用了短短三天的时间。虽说费用比从银行贷款利息高出不少,但手续简单便捷,抢出宝贵的时间,而且自己能很快赎回别墅,特别适合“应急”需求。
     
      在宝瑞通典当行,几乎所有的典当客户都是自驾车来的,其中不乏奔驰、奥迪等名车,这也验证了典当客户并非为了“讨生计”而来。该行房产经营中心总经理徐云鹏表示,去年宝瑞通有将近三万笔业务,其中有90%是中小企业主或者是个体经营者。
     
      在北京市典当行业协会会长郭金山看来,“典当行的钱可以用,但有两个前提,第一,时间要短;第二,相对客户实力来说额度要小。”
     
      以王维一的房产典当为例,典当行放款200万元,收费标准(每月=综合服务费率2.7%+利率0.5%=3.2%),也就是王维一每月须向典当行支付6.4万元的费用,如果按照2个月计算,意味着王维一在还清200万元贷款的同时,还要向典当行支付共计12.8万元的服务费用,这远远高于从银行贷款的利息。一位资深典当业务员打了个比喻,“对融资的中小企业来说,典当更像是快餐,而不是家常菜,吃得越快越少越好。”
     
      典当行“拾遗补缺”
     
        在宝瑞通典当行大厅,前来咨询的人不在少数。
     
      一位叶姓中年当户大倒苦水:“我的镜片加工厂遇到点小问题,急需一笔钱周转。银行贷款限制向来就特别多,要达到一定额度,需要什么条件,而且办手续也特别慢,不过以前排排队还能贷到款。现如今,贷款根本就是俩字——‘没戏’!”这位当户开来的是自己崭新的奥迪车,“忍痛割爱一次吧,好在今天就能拿到钱,等周转完了再把车赎回去”。
     
      全球金融危机席卷而来,让中小企业的日子很不好过,“融资难”成为一个巨大的瓶颈。尤其对于那些刚刚开始创业的中小企业,往往没有信用记录、资产状况不理想、经营业绩不好,这些先天因素决定他们无法从银行贷到款,只能通过其他渠道融资,这给典当行业带来了一定的机遇。
     
      但典当行业也并非一些人想像的那般火爆。据介绍,从宝瑞通去年下半年的金融数据看,整体运营还是按照2007年的预期计划进展,业务增长率大约在30%。不过,一个没有预料到的现象是,业务咨询量比往年同期有明显的增加,大大超过了预期比例。
     
      “典当行都能做什么业务?什么样的抵押物能接受?办典当需要多长时间?收费标准是多少?都有哪些程序……”这是今年典当行业务员必须多次重复面对的基础性问题。
     
      典当行业或借金融危机洗牌
     
      国际金融危机形势下,对任何一个行业都有影响,对典当的明显影响就是经营风险增加。许云鹏坦言:典当只是收取综合服务费和利息,实际上就是把钱提供给客户用,当客户在这次金融危机当中受到了影响,如果他的资金链条断裂,势必会影响提供资金的典当行业。所以典当行面临的首要问题就是有效地控制风险。“放容易,但是你怎么能够让这个钱安全地收回来?”
     
      而今年持续低迷的楼市和股市则让典当行业如履薄冰。业内人士分析指出:京城几家典当行都明显提高了典当的门槛来防范风险,甚至出现了“惜借”的趋势。郭金山表示:这确实是典当行业控制风险的无奈之举,然而目前典当企业的业务重心均放在房产项目上,却是弊端不小。作为中小企业融资的便利渠道,典当企业在发展中控制风险的最好办法应是产品创新,“比如,针对中小企业的权利质押等产品创新,就是典当行业未来的业务探索重点”。
     
      值得一提的是,放贷人条例草案已经提交国务院法制办,一旦通过,民间借贷将在立法层面确定,这势必造成典当业务的分流。在郭金山看来,“洗牌已经开始”。他分析说,风险和回报都是成正比的,不能只看到利润,而不看到风险。典当行业也存在一定风险,而现在典当行在地区之间、行与行之间的差异特别大,在金融危机的背景下,一些不注重管理的典当企业终将淘汰出局。
     
      “典当业的发展也离不开企业发展的规律,一定会有一个优胜劣汰的过程。”徐云鹏说。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