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间借贷——急需法律缰绳的野马
  • 来源:人民法院报 通讯员:刘 俊 王 刚
    访谈对象:江苏省扬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副院长 徐 军
     
    【对话背景】
     
    随着我国货币政策从宽松转为从紧,金融市场资金紧张,银行揽储急、企业融资难、民间拆借市场异常火暴成为银根紧缩政策下的特殊现象。在此背景下,民间借贷纠纷逐渐增多,案件数量更是直线上升,引发的矛盾也更加激烈,对社会和谐稳定产生了不良影响。江苏省扬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2007年以来全市法院审理的民间借贷纠纷为研究对象和分析样本,归纳总结出该类纠纷的特点和成因,并提出解决问题的对策建议。
     
    现状:民间借贷违规凸显
     
    法周刊:当前民间借贷纠纷的现状是什么?
     
    徐军:一是民间借贷纠纷形成的诉讼案件数量激增。2007年至2010年,扬州全市法院受理的民间借贷案件数量上升迅猛。2007年为1705件,2010年为3222件,平均年增幅为24.48%。
     
    二是民间借贷纠纷涉及的资金量及约定利率逐年攀高。近几年来,扬州中院受理的民间借贷案件,诉讼标的额超千万元的不在少数。在审结的民间借贷纠纷中,无息借贷的案件占比逐年减少,而明确提出要求逾期利息的案件占比却是逐年升高。利率水平也逐年走高,月息普遍在3至8%左右,极端案例约定的月息已达15%。
     
    三是民间借贷纠纷中隐藏大量非法行为。高利贷现象普遍,且手段隐蔽,放贷人暴力追债从而引发非法拘禁、非法侵入他人住宅、故意伤害等多种刑事纠纷,部分借贷纠纷背后隐藏着民间标会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风险。
     
    四是民间借款用途逐渐从“消费型”借款向“融资型”放贷转变。当前以经营性用途为主,民间融资职业化趋势明显,出现了专业放贷人。由于银行贷款政策的紧缩和企业融资需求的增长,催生民间融资市场的职业化,出现了一些职业的贷款人和中介机构。
     
    五是民间借贷资金安全难以保证,债务人出逃现象严重,引发连锁纠纷。
     
    成因:供需矛盾的左右
     
    法周刊:民间借贷纠纷多发的原因是什么?
     
    徐军:一是货币紧缩政策及利率倒挂现象催生民间融资市场火暴。我国信贷市场并非完全开放的竞争市场,受政府政策影响严重。从2010年以来,国家10次上调存款准备金,使银行间资金流动性紧张达到高峰,企业贷款难成为普遍现象。另一方面,国家利率水平仍远低于同期CPI的上涨幅度,利率倒挂现象导致民间资金不愿进入储蓄市场,大量民间资本在高息引诱下涌进民间借贷市场。
     
    二是市场监管缺位、法律、政策不全导致管理存在盲点。自从人民银行与银监会重新分工后,原属人行货币信贷管理职责范围内的民间借贷已被剔除,新的管理者属谁,未有明确规定,成为一个管理盲点。而且缺乏具体操作性的规定,相关配套规定如征信机制等也不健全,导致实践中对民间借贷行为难以管理。
     
    三是公民风险意识淡薄,社会诚信机制缺失导致纠纷频发。在当前股市低迷、房市受打压、投资渠道不畅、投资产品不足的背景下,部分出借人受投机暴富思想驱动,只考虑高息带来的高利润,忽视借款人的履约能力和法律风险,不顾一切放款,很少设定抵押、担保,一旦成讼,当事人的权益很难实现。同时,有部分借款人诚信缺失,在借款之前就已经明知自己没有履约能力,但由于现实需要和投机及赌徒心理支配,又大量借贷。还有的借款人借款后由于经营亏损而无法按约定偿还借款便一走了之,使以诚信为基础的民间借贷市场混乱不堪,诉讼案件频发。一些房地产企业不顾自身实力,盲目扩张,在无法得到银行信贷的情况,大肆举债,最后造成企业资金链断裂,大量出借人血本无归的状况,给社会稳定造成非常恶劣的影响。
     
    对策:六管齐下防风险
     
    法周刊:对民间借贷纠纷应当如何防范?
     
    徐军:一是加快推动立法完善,引导民间借贷行为规范化。应转变观念,承认其在金融体系中的合法地位,给民间金融一个活动平台。2009年央行曾提出将制定出台《放贷人条例》,进一步完善多层次信贷市场,促进中小企业的发展。但受宏观经济形势发展的影响,该条例一直未出台。相关立法可以使民间借贷有法可依、有章可循、有权可维,既能规范民间借贷行为,打击、遏止“高利贷”和非法集资行为的发生,又能合理引导社会资金的有效流动,有利于经济金融的稳健运行。
     
    二是强化源头治理,着力规范融资新渠道。要源头治理民间借贷,需要相关部门加大金融创新力度,针对中小企业和“三农”的资金困难问题,制定扶持政策和服务措施。扶持发展小额贷款公司,支持发展村镇银行,挤压高息放贷的生存空间;鼓励中小企业直接融资;引导中小企业建立现代公司制度等等。
     
    三是建立科学监管机制,健全民间借贷的操作规程。政府主管部门、金融部门、执行部门要联合形成监管合力,将民间借贷纳入政府或金融监管部门的监督和管理,明确民间借贷的基准利率、合同等通行原则,建立民间借贷有效的监管机制,采集民间借贷数据,实行定期、定向监测,及时掌握民间借贷的资金量、利率水平、交易对象,特别是要将专业民间借贷机构和中介机构纳入金融宏观调控体系。
     
    四是优化配套机制,助力民间借贷健康发展。要积极解决征信难题,建立民间借贷登记备案系统与央行征信系统的对接渠道,将民间借贷的有关情况纳入征信范围,使民间放贷人能够在放贷时更全面、准确地掌握借款人的信用状况。要建立利率定价机制,结合利率市场化和民间借贷的风险分布,根据不同地区、不同产业、不同行业、不同规模企业和个人经营的盈利空间来确定民间借贷合理的利率范围,在此基础上规范民间借贷利率定价,遏止“高利贷”行为。
     
    五是加大惩处力度,从重从快打击金融违法行为。对民间借贷中涉黑犯罪问题,公、检、法等司法机关要共同加强对高利贷及相关违法犯罪行为的研究,在犯罪认定方面形成统一意见,指导办案实践;各职能部门在发现和掌握非法吸收公众存款、非法集资等行为相关信息,要及时组织公安、检察、法院和人民银行等相关部门协作开展调查取证工作,及时有力地打击金融犯罪。
     
    六是加大法制宣传力度,营造民间借贷良好运营环境。要充分利用大众传媒,结合具体案例开展集中化专题宣传,提示民众注意借贷风险,同时增强证据意识,便于维护自身权益。要积极为社会诚信构建平台。对诚信度高的个人和企业,进行大力宣传,政府在各方面给予政策优惠,对企业和公民严重的失信行为,将其列入黑名单,通过新闻媒体进行公开曝光、限制市场准入,逼其步入社会诚信行列,以此维护民间借贷的稳定性。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