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间借贷纠纷裁判依据的规范化构建
  • 来源:中国法院网 作者:杨仓仓
      【内容提要】 民间借贷纠纷案件可能是民事案件中最为简单的案件了,但研究案例可知,法官们在判决书中引用规范性法律文件时还存在不统一的现象。大致可分为两类,一是引用《民法通则》及其司法解释类,一是引用《合同法》类。究其原因,可能是因为民间借贷合同的法律规范分布于《民法通则》、《合同法》及《民法通则解释》、《借贷意见》中,造成了理解上的偏差。本文对前述四个规范性法律文件所涉民间借贷合同的条款进行了全面分析,探讨了民间借贷纠纷案件的四种基本类型及其逾期利息的计算方法,总结出在判决书中应引用《合同法》、《借贷意见》作为裁判依据,无需适用《民法通则》、《民法通则解释》中关于民间借贷合同的相关条款。
     
      【关键词】 民间借贷;法条引用;裁判依据;规范化。
     
      案例表明,法官在对民间借贷纠纷案件作出判决时存在适用裁判依据不统一的现象。有些法官习惯于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以下简称《民法通则》)的规定作出判决,[1]有些法官则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以下简称《合同法》)作出判决,[2]而《民法通则》、《合同法》并用的也不少见。[3]根据案情,有些法官会一并引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以下简称《民法通则解释》)作出判决,[4]也有同时引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借贷案件的若干意见》(以下简称《借贷意见》)的。同样是民间借贷合同纠纷,为什么不同的法官会适用不同的裁判依据作出判决?难道是因为不同的案件,需要适用不同的裁判依据?如果是,那么造成需要适用不同的裁判依据的情形是什么?如果不是,怎样实现规范化引用?对民间借贷合同,《合同法》是否可以优先于《民法通则》适用?《民法通则解释》中的有关民间借贷合同的规定与在其后施行的《借贷意见》又有何区别与联系?本文通过分析前述四个规范性法律文件,尝试理清前述问题,并构建民间借贷纠纷引用规范性法律文件的规范化模型。
     
      一、《合同法》优先于《民法通则》适用
     
      1.特别法优先于一般法
     
      特别法优于一般法,是法律适用的基本原则。之所以要对同一主体制定的法实行“特别法优于一般法”,是因为特别法一般是针对特别人、特别事或特别地域而专门制定的,它的内容是一般法所没有涉及或一般法虽有涉及但较原则、笼统、抽象等,因此,在针对有关人、事、地区时,要适用特别法,而不适用一般法。[5]就同样规范了合同关系的《合同法》与《民法通则》来讲,《合同法》作为特别法应当优先《民法通则》适用。当法官裁判案件时,遇普通法与特别法均有规定的事项,应当优先适用特别法的规定。[6]《合同法》第十二章单列一章对借款合同进行了规范,与原《经济合同法》和《借款合同条例》相比,本章扩大了借款合同的适用范围,不仅商业银行的借(贷)款行为适用借款合同,而且普通的民事主体之间的借款行为,只要没有违反相关法律的规定,同样属于借款合同。[7]所以,《合同法》是民间借贷合同的特别法,而《民法通则》第九十条规定的“合法的借贷关系受法律保护”以及债权方面的规定,只是一般法。就民间借贷而言,《合同法》应优先于《民法通则》适用。
     
      2.具体规则性条文排除引用概念性条文
     
      《民法通则》秉承宜粗不宜细的立法精神,在关于民间借贷合同的立法上仅在第九十条规定了“合法的借贷关系受法律保护”,其余相关法条(如第八十四条)则为“债”的概念性、总则性规定,而概念性条文如《民法通则》第八十四条、第八十五条关于“债”和“合同”的概念条文不能直接引用。只有当确无规则性条文可以适用,才能根据案件的具体情况,选择引用相应的概念性条文。[8]况且,这些概念性、总则性条文在《合同法》中也足有体现。如《合同法》第八条第二款规定的“依法成立的合同,受法律保护。”第六十条第一款规定的“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全面履行自己的义务。”而第二百零五条、第二百零六条等条文也比《民法通则》第八十四条、第八十五条等概念性条文更具体、更具有实践意义。凡法律有明文规定的,即在有具体规则性条文的前提下,不得引用原则性条款,也不能在引用具体规则性条文后,再引用原则性条文。[9]因此,《民法通则》第八十四条、第八十五条、第九十条等概念性条文不宜作为裁判依据。
     
      二、《借贷意见》优先于《民法通则解释》适用
     
      对于多个司法解释间的时间效力问题,最高人民法院并未明文作出规定。1988年4月2日施行的《民法通则解释》和1991年8月13日起施行的《借贷意见》均为最高人民法院颁行的司法解释,两个司法解释均有关于民间借贷合同的规定,但在适用这两个司法解释时,谁的效力优先,并无明文规定。在已废止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司法解释工作的若干规定》第十二条曾规定:“司法解释在制定了新的司法解释后,不再具有法律效力。”但修改后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司法解释工作的规定》删除了第十二条的规定。对这两个司法解释的适用,笔者认为,《借贷意见》是专门规范借贷合同案件的司法解释,相对于《民法通则解释》来讲,具有特别法的性质。参照特别法优于一般法的原则,《借贷意见》优先于《民法通则解释》适用。另外,参照新法优于旧法的原则,《借贷意见》也应优先于《民法通则解释》。只有《借贷意见》未规定的内容,《民法通则解释》才有适用的余地。
     
      从审判实践角度来看,《借贷意见》中有关民间借贷合同的重要条文是第六条至第九条,《民法通则解释》中有关民间借贷合同的条文是第121条至第125条。
     
      分析法条可知,《借贷意见》第六条、第九条分别细化、补充了《民法通则解释》第122条和第123条。《借贷意见》第八条是解决借款双方约定了利息,但对有无约定利率、利率是多少(若约定了利率)的问题,该条细化、补充了《民法通则解释》第124条。《借贷意见》第七条则修正了《民法通则解释》第125条的前半句。依据新司法解释优先于旧司法解释的规则,考虑到《借贷意见》细化、补充了《民法通则解释》,在引用法条时,应当适用《借贷意见》,不应再适用《民法通则解释》。当然,《借贷意见》未涉及《民法通则解释》第121条、第125条后半句的内容,但在《合同法》中有相应的规定,故对此两条已无适用的必要(将在下文进行讨论)。综上,法院在对民间借贷纠纷案件作出判决时,无须引用《民法通则解释》第121条至第125条。
     
      三、适用《合同法》、《借贷意见》作为裁判依据
     
      前文已分析《借贷意见》应优先于《民法通则解释》适用,但《借贷意见》未涉及《民法通则解释》第121条及第125条的后半句。因此,还得分析此两条是否可以引用。因《合同法》第二百条、第二百零六条对此两条有类似规定,故需作比较分析。另外,还得明确《合同法》是否修改了《借贷意见》。
     
      《民法通则解释》第121条与《合同法》第二百零六条最大的区别在于第121条明文给予法官一定的自由裁量权,允许法官考虑案件的实际情况,酌情确定借款人分期返还借款。但是,从案例来看,法官一般是判决借款人在某一期限日前一次性返还全部借款。所以,若法官未责令借款人分期返还,该条即无适用的必要,只需引用《合同法》第二百零六条即可。《民法通则解释》第125条后半句与《合同法》第二百条的内容一致,故应优先适用《合同法》第二百条。
     
      分析法条可知,《合同法》与《借贷意见》之间并无相互冲突之处,认为《合同法》第二百一十一条与《民法通则解释》第124条、《借贷意见》第八条存在冲突的观点是错误的。因为,利息,从权利客体的角度看,与原物相对,是原物的一种法定孳息;从法律关系角度看,是债务人使用或者占有债权人的金钱或者其他代替物所应给付的对价或者补偿。[10]而利率,是利息对于本金在一定期间的比率,该期间通常以月度或年度为计算单位。以月为计算单位者,称为月利率;以年为计算单位者,称为年利率。而该比率多以十分比、百分比或千分比或分、厘、毫表示。[11]利息之计算,以利率为必要,其在数学上之公式为:利息=本金×利率×期数。[12]一般来讲,利息与利率是共存的,若借贷双方未约定利息,自然不存在利率。只有借贷双方约定了利息,才会有如何确定利率的问题。利息与利率均有法定与约定之分,法定利率、约定利率与法定利息、约定利息,在观念上不可混为一谈。约定利息固以约定利率计算时为多,但未约定利率者,自当依法定利率计算。[13]所以,处理民间借贷合同的利息与利率问题时,应该适用《合同法》第二百一十一条来认定借贷双方是否约定利息。若双方没有约定利息,也就在不存在利率的计算问题。若双方有约定利息,才会出现适用《借贷意见》第八条来解决借贷双方是否有约定利率、利率是多少的问题。
     
      四、民间借贷合同的四种类型及其逾期利息的计算
     
      金融机构的借款合同一般情况下均有还款期限、利息、利率的条款,而民间借贷合同则不同,借贷双方可以约定还款期限,也可以不约定还款期限;可以是有息借贷,也可以是无息借贷。因此,民间借贷就存在四种基本类型,即约定归还期限(有期)、约定利息(有息)型;有期、不约定利息(无息)型;未约定归还期限(无期)、有息型;无期、无息型。若借款人未按期归还借款,则应支付逾期利息,那么,应如何确定四种类型的逾期利息呢?
     
      (一)无期、无息型逾期利息的起算及其利率
     
      无期、无息型最为复杂,因为借款时双方未约定利息,应视为不支付利息。同时双方未约定还款期限,根据《合同法》第二百零六条,对借款期限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的,借款人可以随时要求借款人返还。出借人催告借款人归还借款的,应给予借款人合理期限。若借款人未在合理期限内归还的,出借人可以要求借款人支付逾期利息。因此,无期、无息型民间借贷需确定催告日时间及合理期限的期间。
     
      1.催告日的起算
     
      《借贷意见》第九条规定:不定期无息借贷经催告不还,出借人要求偿付催告后利息的,可参照银行同类贷款的利率计息。《合同法》第二百零六条则准许“借款人在合理期限内返还。”这说明即使出借人能够提供证据证明催告日期,该催告日也不能作为逾期利息的起算日,因为还需给予借款人合理的还款期间。若原告未提供证据证明催告日的话,则可有多个计算催告日的方法:如法院收到起诉状日、案件受理日、诉状副本送达日等等。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事案件适用诉讼时效制度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二条规定,诉讼时效从提交起诉状或者口头起诉之日起中断,因此,催告日应以法院收到诉状或口头起诉之日较为合理。当然,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七十五条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79条之规定,催告日应为法院收到诉状或口头起诉的次日。
     
      2.合理期限
     
      何谓“合理期限”,并无一定的标准,当事人应依实际情况和社会一般观念加以确定。如果借款人在合理期限内仍不返还的,应当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一般采取要求借款人支付自合理期限届满之日至实际还款之日的逾期利息。[14]为保护出借人的利益,法院应视借款金额的大小酌情确定合理期限。
     
      因此,无期、无息型逾期利息的计算应自催告后合理期限届满次日起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基准利率计算。
     
      (二)其它三种类型的逾期利息及其利率
     
      有期、无息型的逾期利息,因双方未约定借款利息,故逾期利息应自借期届满次日起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基准利率计算。
     
      有期、有息型的逾期利息,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依法妥善审理民间借贷纠纷案件促进经济发展维护社会稳定的通知》第六条的规定:“当事人仅约定借期内利率,未约定逾期利率,出借人以借期内的利率主张逾期还款利息的,依法予以支持。”即逾期利息可按借期内约定利率计算,但利率不应超过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基准利率的四倍。
     
      无期、有息型的逾期利息,应自催告后的合理期限届满次日起按借款约定利率计算。因为未约定归还期限,所以只有确定了借期才能确定借款约定利息的利率是否超出标准。前文已分析催告日为法院收到诉状或口头起诉之次日,因此,借期应自出借日至催告日止,以此确定借款约定利息的利率是否合法。
     
      五、对民间借贷合同纠纷案件引用裁判依据的总结
     
      通过分析《民法通则》、《合同法》、《民法通则解释》、《借贷意见》中有关民间借贷合同的法条后,我们知道对民间借贷合同纠纷作出判决时,只需引用《合同法》、《借贷意见》中的法条即可,《民法通则》、《民法通则解释》已无适用的必要。但是,这并不是否定在判决书中引用《民法通则》、《民法通则解释》的作用,如果在本院认为部分中作相应引用则可能会收到更好的说理效果,如引用《民法通则》第九十条。此外,还应当说明的是,本文仅仅讨论的是法律、司法解释中有关民间借贷合同的法条,对于《民法通则》中的关于民事责任的规定,如第一百零八条,在民间借贷合同纠纷案件中仍有适用的必要。
     
      另外,应当注意的是,法官在审理案件时,应当主动审查借贷双方对利率的约定是否超过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基准利率的四倍(包含利率本数)。而《合同法》第二百一十条规定的“自然人之间的借款合同,自贷款人提供借款时生效。”是对民间借贷合同的效力的认定,对合同的生效时间应当在审理时查清,民间借贷合同是实践合同,借条出具之日不一定就是借款交付日。对于具有定性性质的第二百一十条,法院在判决依据中应当引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司法解释工作的规定》第六条规定:司法解释的形式分为“解释”、“规定”、“批复”和“决定”四种,因此,《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依法妥善审理民间借贷纠纷案件促进经济发展维护社会稳定的通知》第六条不得作为引用的依据,但是,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裁判文书引用法律、法规等规范性法律文件的规定》》第六条之规定,该条可以作为裁判说理的依据。
     
      现试总结如下:
     
      1.有期、有息型
     
      法条依据主要是:《合同法》第二百一十条、第二百零五条、第二百零六条、《合同法》二百零七条、二百一十一条第二款,《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八条,《借贷意见》第六条。逾期利息按借期内约定利率计算,但利率不应超过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基准利率的四倍。
     
      2.有期、无息型
     
      法条依据主要是:《合同法》第二百零六条、二百零七条、第二百一十条、二百一十一条第一款,《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八条。若主张逾期利息,则还需引用《借贷意见》第九条,逾期利息自借期届满次日起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基准利率计算。
     
      3.无期、有息型
     
      法条依据主要是:《合同法》第二百零五条、第二百零六条、第二百一十条、二百一十一条第二款,《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八条,《借贷意见》第六条。逾期利息自催告后的合理期限届满次日起按借款约定利率计算。
     
      4.无期、无息型
     
      法条依据主要是:《合同法》第二百零六条、二百零七条、第二百一十条、二百一十一条第一款,《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八条。若主张逾期利息,则还需引用《借贷意见》第九条,逾期利息自催告后合理期限届满次日起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
     
      【参考文献 】
     
    [1]如(2011)孟民初字第424号何宪平诉谢世经等民间借贷纠纷案,判决书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八条作出判决。案例来源于中国审判法律应用支持系统数据库。
    [2]如(2011)川民初字第1721号刘勤广诉王志香、李鹏程、李楠民间借贷纠纷案,判决书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第二百零七条作出判决。案例来源于中国审判法律应用支持系统数据库。
    [3]如(2012)集民初字第184号连保卫诉林铭志民间借贷纠纷案,判决书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九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零六条之规定作出判决。案例来源于中国审判法律应用支持系统数据库。
    [4]如(2011)温文商初字第195号吴欣诉徐洪等民间借贷纠纷案,判决书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零六条、第二百一十条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123条之规定作出判决。案例来源于中国审判法律应用支持系统数据库。
    [5]张文显编:《法理学(第3版)》,法律出版社2007年版,第144页。
    [6]梁慧星著:《民法总论(第3版)》,法律出版社2007年版,第2页。
    [7]江平编:《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精解》,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9年版,第164页-第165页。
    [8]金长荣编:《基层人民法院法官培训教材•技能卷》,人民法院出版社2005年版,第448页。
    [9]金长荣编:《基层人民法院法官培训教材•技能卷》,人民法院出版社2005年版,第447页。
    [10]魏振瀛编:《民法(第3版)》,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年版,第323页。
    [11]张俊浩编:《民法学原理(修订版)》,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7年版,第552页。
    [12]郑玉波著:《民法债编总论》,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3年版,第206页。
    [13]郑玉波著:《民法债编总论》,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3年版,第208页。
    [14]江平编:《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精解》,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9年版,第163页。
     
    (作者单位江西省石城县人民法院)
     
     
    相关内容